热点: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时间:2020-11-20 来源:华夏茶业网作者:点击:

导读: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易武茶马古道

从易武过麻黑到大漆树,路上有两段茶马古道,百年之后的今天,这两段古道并不寂寞,进山采货的茶商和慕名而来的茶友络绎不绝。进入茶乡以后,路上会遇到若干的岔路,而每一个岔路延伸出去的终点都是产茶的村寨。假如是为茶而来,就算没有向导也并不碍事,凭着感觉走,路的尽头都有茶。

我们在大漆树落脚,大漆树是易武乡麻黑村的一个生产小组,共有48户人家,家家种茶制茶,以毛茶初制为主,还是和百十年前一样,将毛茶做好,等待着山外的茶商进山来采收。只是现在收茶的商人不仅局限在茶马古道上了,线上线下的多方渗透,互联网和现代物流正在让山里的产品高速运转。

很多茶商到山里也不过是看一看、试一试、玩一玩,然后结算、打包,离开的时候发个物流,人到家,茶也就到家了。有些熟客跑不了那么多山头,具备了信任基础,谈好价格就直接付款发货了,这一切,都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不再像百年前的茶商,非得要风餐露宿,千里跋涉的驱马而来,又匆匆忙忙的赶马而去。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易武乡随处可见的炒茶人

这个季节,正是毛茶初制最为繁忙的时候,家家户户炒制毛茶的烟囱上都冒着烟,光膀子的汉子在一个有人那么高的大炒锅前卖力的翻炒着。新鲜的茶叶在铁锅的温柔炙烤下挥发着热腾腾的水汽,茶的清香也随着这股水汽挥发出来。整个小山村里都飘逸着这股清香,这是茶山春天的本味,刺激着进山寻茶的人。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易武茶农正在炒制摊晾好的鲜叶

我每每置身在这样的场景中,就不太愿意去倾听语言讲述的茶山故事了,真正的茶山故事是需要通过一种很立体的感觉系统去捕获的,语言始终只是一种辅助。因为在泥土里讨生活的人不太擅长用语言去表达,面对土地和物候的关系,他们有自己的对话系统。

他们祈求平静的生活,在信仰诉求的细节里,对神灵最大的祈愿就是风调雨顺。不管是种粮食还是种茶,都是这样。骨子里依然带着一种“生于斯,长于斯”的黏着关系,即便偶尔有叛逆的人远走他乡,落叶归根的想法也暴露出了那种世代驻守的企图。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易武茶山风光

驻守在大漆树的村民都是汉族,他们也讲不出祖先为什么会选择在少数民族聚居的腹地定居下来。其后又积极地与周边少数民族互动联姻,最后让这一小撮汉族人的血统与生活习惯都溶解在了这一片土地里。

乡村是一个看似封闭的社会,实质上在远离政治中心的乡村结构里,存在着乡村与乡村之间的去中心化连接可能。它不需要像张骞凿通西域那样煞有介事与刻意。就出于一种生活本能或者是乡村集体利益的诉求,就有必要与邻近的村落发生关系。乡村与乡村之间的连接小道,在西南山区像一根根毛细血管,织就了一张巨大的信息与商贸通道。

美国作家伊藤穰一在总结未来的社会生存法则时提到“涌现优于权威”,这种现象是对内生性动力的充分肯定,相信两千多年前抵达西域的张骞在异国市集上看到大汉蜀地的布匹与竹杖时,内心里对这种民间涌现出的力量是极为震惊的。汉朝最初就想掌控西南,但是出于财政成本和军事成本的考虑就不了了之了。直到被张骞发现这里可以通往大夏,于是汉武帝又重新经略西南。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发现了这条涌现于民间的通道具有国家战略层面的意义。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茶马古道保护碑

但这条古道处于多民族混居的西南山区,所以中央王朝一直在试图读懂它,并且期望能够充分发挥现实的政治意义。古道的神秘背景就来自于历代的解读,对多民族生态的认知障碍,对于瘴气的认知障碍,对于宏观地理空间的认知障碍,重重障碍让我们在文献里愈研究愈迷茫。最后我们终于发现,茶马古道其实并不在书本上,而在田野之间。需要抵达现场,从古道村落里那些现实的生活场景里重新走进历史,梳理脉络,得到逻辑上的佐证。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行走在田野间的茶马古道上

当我们真正走进田野现场,才骤然发现,原来古道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神秘。山地空间孕育着他们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山里那些秀气的小姑娘,在面对空旷的大山时,习惯了把嗓门放开,嗓音高昂又甜润。此行勐腊大漆树段茶马古道的向导就带有这种典型的性格特征,她姓仓,性格活泼,村里人都将她叫做“小仓妹”。一路上,她十分热情的向你讲述她知道的一切,都是从小听到大的故事,想到哪就说到哪,没有故事的情节逻辑,但可以从侧面反映出山里的生活变迁。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大漆树的向导“小仓妹”

小时候她喜欢去乡镇市集,但去一趟就得花一天的时间,早上六点钟,带着两个饭团就和大人出发了,腿脚快点差不多下午两点左右能到易武乡的市集。市集是了解外面世界的一个窗口,琳琅满目的商品,即便不买,走走看看,内心也是愉悦的。所以,去乡里的市集即便很辛苦,但所有的人却乐此不疲。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山里的“零食”

在山里长大的人,懂山,懂山里的一切。一路上她请我吃了不少她儿时在田野里吃过的“零食”,阔叶树上结的小果子,入口很苦,但略带回甘;灌木丛的树茎,撕掉外面带刺的皮,嫩绿的茎条咬在嘴里,涩涩地,水分很足;乔木在春天新发的枝干,摘下来可以直接吃,酸酸地,十分清香。小时候,大人就在田地里劳作,早上出门,带两个饭团子,中午就不回家了,整个童年有足够的空隙与大山对话。稍大一点就不得不参与到大人的劳动之中了。她说她小时候最讨厌采茶了,特别是山里升温以后,前面还没有采完,后面就又已经发芽了,感觉自己被捆绑在了大山里,总也采不完。

燥热的阳光下,衣服紧紧地贴着皮肤被汗水渗透粘在了一起,头发也被汗水黏在了额头上,非常难受。那时候山里的茶叶价格不高,劳动并没有带来太大的生活改变,所以那时候劳动的感受就是痛苦的记忆。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当年马帮宿营的古井

她带我们走了一段她家门前的茶马古道,刚到村口,就有一棵大榕树,榕树下有一口古井。旧年里马帮喜欢在那里驻扎,取水饮马,搭起帐篷宿营。如今这口古井早已废弃了,但古井旁有祭祀的痕迹。关于这口古井,村里有一个流传很久的故事。说早年间有个女孩子,在这口古井边玩耍,不小心中了蛇蛊,于是回到家里,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就坐在了古井边,最后一条蟒蛇从榕树后面窜出来将她给吃了。

易武在傣语里是“美女蛇”的意思,这口古井边的故事与美女蛇在传说上呼应着。我相信如果是我小时候听大人严肃地讲起这样的故事,平时肯定会对那口古井敬而远之,村里的小孩都会在潜移默化里形成这种敬畏的基因吧!因为大胆的可能都被淹死在了古井里,基因没留下。慢慢地等你长大了,明白这个故事的良苦用心,你不会拒绝认真地再讲给自己的孩子听。就像“小仓妹”一样,讲得十分严肃认真。榕树下嗖嗖凉风,让你误以为下一秒就会有蟒蛇蹿出。

当年进村的马帮是知道这个故事的,他们是最能理解村寨禁忌的团队,赶马人“命硬”,这是能够参与马帮贸易的准入前提。我们用今天的语言重新解读,就是要具备健康的身体,懂马,一切行动听马锅头的指挥,具备长途跋涉需要的一技之长,例如懂少数民族语言,会一些防身技能等等。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古道两侧山上的茶树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行走在勐腊段茶马古道上

村里人知道马帮对于他们自身的意义,所以对这些外来的行者有一定的包容性,马帮团队的自我约束力也很强,这种协作能够不间断的在山谷间自发维系,与双方对纪律的认知有很大的内在关系。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古道上的石桥桥洞

“小仓妹”带我们走的这段茶马古道是当年出村的通道,下一站是丁家寨。在距离村子约1个小时行程的地方有一座古桥。这是她强烈推荐要去的一个目的地。古桥很简单,三块长条的大石头横在一个雨季走水的一个山沟上,石桥上长满了青苔,石砖砌成的石墩,石桥桥洞空间很大,被山水冲刷得一尘不染。这座桥是村民自发修建的,在马帮往来的必经之路上,村民用行动表达着对马帮的态度。

如今这条古道依然还在发挥着它的作用。“小仓妹”熟悉大漆树茶马古道,从小就听爷爷讲过马帮的故事,她的嫂子是丁家寨人士,娘家老人探亲还是习惯走这段古道。习惯了就不愿意做改变,乡里人有这种惯性依赖。在这座石桥一侧,不知道凝结着多少迎来送往的记忆。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丛林间古道

这也许就是汉武帝经略西南夷的另一个障碍,散落西南丛林的古道确实存在着连接外界的巨大功能,但它并不是汉武帝想象的那样。整个古道的集合体系具有很大的规模性,但具体到古道的局部,都不具有军事行动的优势,始终是不及河西走廊宽阔,所以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里对于汉武帝经略西南只简单的说了一句“乃复事西南夷”就没有下文了,下一段开头就是以张骞为向导,兵出祁连山北伐匈奴。汉武帝对于西南的开发究竟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很难细究。

这一点,在某种层面上与眼下的普洱茶产业结构有相似之处,普洱茶的整体产业体系具有很大的规模,但具体到产品上,马上就会形成一个很长尾的分布,产业地图上的节点性角色,具有多元身份,导致每一个个体都在参与全产业链的工作,分工协作的程度不高。以现有的统计逻辑,看不出产业究竟有多强劲。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大漆树茶农初制茶叶的晾晒棚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今年易武大漆树的春茶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用工业化的思维去理解,这是一个巨大的产业发展瓶颈;但假如我们用去中心化的长尾理论去解读,这是一个巨大的产品结构性壁垒。它不具有摧枯拉朽的开拓势能,但具有强大的天然防御体系。我们觉得普洱茶做增量市场的消费者教育发展很慢,而与此同时,很多享誉世界的国际茶叶品牌对普洱茶传统销区的存量用户也是束手无策。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大漆树至丁家寨被泥土覆盖的茶马古道

我们可以假想,当年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派遣数十万御林军抵达丛林,瞬间就会被毛细血管式的通道给稀释掉。古道上村落间面对贸易时的友好面目瞬间切换,七村八寨,层层阻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后来三国时期的诸葛亮深知这其中的厉害,做不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只能七擒七纵,以不得已的军事手段表达友好。而眼下,很多企业在触碰普洱茶以后,其企业规模越大,产品链也就不自觉的跟着延伸了,直到其品牌榜上挂满了商标,颇有点欲擒故纵的味道。

古道上的隐喻:易武段茶马古道的行者沉思!

古六大茶山地图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普洱茶产品的长尾结构和给人带来的体验空间,让当代人依然络绎不绝地走进大山,走上茶马古道。在易武乡,七村八寨都产茶,为茶而去,确实是不会迷路,因为处处可以遇见茶;但走着走着你就会迷失在茶里,落水洞、曼秀、高山、易比、麻黑、张家湾、刮风寨、大漆树、丁家寨、旧庙寨、裸得寨、新寨、大寨……这些地名就在你的茶杯里,有对立,有统一,你确实需要在味觉上也来一场跋涉之旅。

茶马古道,为这场味觉跋涉做了最有力的叙事支持。

那条几乎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古道,不仅活在人们的记忆里,当你抵达,传说渐行渐远,古道和古道上的行人,依然坦然于雨林的深山丛林之间。(文章来源于:茶业复兴 作者:洪漠如)

注:本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南茗佳人高级评茶员个人微号:6480348 交流学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

关于 华夏茶业网

Copyright 2019 heigouqicn.com 〖华夏茶业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9038170号-1

声明: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请与本站联系 QQ:45941xxxx